父母離開後,村民卻說老屋還有人住,男子不解推開門後跪地痛哭:媽,我回家了!

你所謂的歲月靜好,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。強子考上大學了,正經的本科大學。但是強子拿到通知書的時候,心情格外的複雜,從狂喜到迷茫,強子還是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。村裡很窮,一座偏僻的深山,把村民們與外界隔絕開來,家裡更窮,很多生活用品都買不起。


強子的爸媽是典型的農民,只會種些農作物,但是這靠天吃飯,日子過得緊巴巴。想起大學還要交好幾千的學費,強子就覺得格外絕望。強子的爸媽安慰強子,就是砸鍋賣鐵也得讓他上學。老兩口把家裡屯的糧食賣了,攢了幾百塊,又把家裡養的一群雞和鴨賣掉了。

Advertisements


與此同時,還有一個人在忙碌著給強子攢錢。這個人是強子村裡的一個寡婦,智商很低,人傻乎乎的,村裡人總愛欺負她,嘲笑她。但是強子爸媽沒有,還經常帶著強子去她家裡看她,強子聽爸媽說,這個寡婦是被拋棄了,沒人要的,很可憐。強子心生了憐憫,也對她很好,經常帶些好吃的過去,那個寡婦對強子也很好,經常給他塞一些零花錢,還給他撿了一些衣服回來。像強子爸媽那樣疼他。


寡婦天天都去很遠的地方撿破爛,撿了全部拿去賣掉換錢,大夏天的太陽一點也不留情,火辣辣的,寡婦中暑過好幾次,還是咬著牙撿著破爛,過了一陣子零散攢下兩百多塊。有人看她可憐,讓她去工地上幫人做飯,她就去了,兩個月下來,她又瘦又黑,不過總算掙來兩千多塊。


她還去山裡采山藥,撿蘑菇。強子去上學的前幾天,強子爸媽急紅了眼,這孩子馬上上學了,學費加上生活費還差好幾千呢。最後一天的時候,寡婦來了強子家,佝著身子的她,好像一下老了好幾歲。她把懷裡揣著的布包拿出來,是一遝厚厚的現金,往強子懷裡塞,說是給他湊的路費。

Advertisements


強子忍不住哭了,錢來的太及時了,但是這個錢他知道肯定是來得很不容易,寡婦家裡除了床和桌子什麼都沒有,笨笨傻傻的她竟然給他湊了這麼多錢。最後在家人和寡婦的支持下,強子去大學上了學。


強子在大學也很爭氣,一邊兼職掙生活費,一遍認真學習,拿了獎學金和補助金的他總算減輕了家裡的負擔。但是家裡日子還得強子爸媽自己維持。不幸的事發生在強子大三的時候,強子爸外出時不幸被山體滑坡掉下來的石頭砸中了,從此永遠地離開了強子。強子媽媽因此大病不起。


過了幾年,強子在大企業有了固定的工作,把母親接了過來,但是強子媽身體越來越不行。最後強子媽終究是沒挨過疾病,臨走之前她告訴強子,其實那個寡婦才是生他的人,他是被收養的孩子。

Advertisements

原來幾十年前的一天,一個寡婦抱著孩子來了這個村,但是她一個人實在沒法養活強子,剛好強子的養父母一直沒有子女,強子就這樣被收養了,經過協商,他們決定還是不要告訴強子,等時機合適了再說,卻沒想到,這個時機,竟然是離別。強子忍痛安葬了母親,連夜趕車回到那個小村落。一到村口就聽村民說他們家老屋一直有人居住,他急匆匆趕回家,到了門口,納悶了很久,終究把門推開了。果然是寡婦在屋裡收拾著房子。寡婦看到強子回來了,哪怕幾年沒見,她還是一點也不陌生,忍著淚哽咽著說:我天天守著這屋子,你真的回來了啊。

Advertisements


強子跑過去抱住寡婦,跪下喊了聲:媽,我回家了!他終於知道寡婦為什麼對他這麼好,這麼為他付出了,這是生他的母親啊!寡婦僵住了身子,愣了愣就哭了。兒子真的回來了啊!強子對寡婦說:我有兩個母親,我很幸福。寡婦沒想到幸福來得這麼突然,可是這是他優秀又善良孝順的兒子啊,想了想就幸福的笑了。


你可能會喜歡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