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家8年、300個女人、這個被趕出寺廟的和尚,為何有人替他叫好?

如果提起和尚,你會想到什麼?

吃齋念佛?遠離紅塵?不食人間煙火?清心寡欲?

而在江蘇南通,有這樣一個和尚,他幫300個女人生過孩子,是22個小孩的爸爸,以至於被寺廟開除,最後還被宗教局除去僧籍。

Advertisements

外界言傳,他跟多名女子有染,私生子一堆。


「一個和尚成為22個孩子的父親」事件在網路上廣泛傳播,這個和尚瞬時被推向的輿論的風口浪尖。

Advertisements

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南通萬善寺的和尚道祿。

01

2010年以前,和尚道祿的身份,還是一名成功的商人。然而,生意場上的得意,卻讓他付出了情場失意的代價。

經歷了兩次失敗的婚姻,把自己的情感生活搞得一團糟的他,受盡了紅塵的折磨。

Advertisements

終於,在自己37歲的人生節點上,他選擇了放棄一切,隻身來到南通普賢寺「出家」,當了和尚。

在寺中,他經常會遇到一些墮胎的年輕女子來做佛事,給沒有機會出生的孩子超度。

十個超度牌里,差不多九個半寫著墮胎。

Advertisements

2012年一天傍晚,太陽已下山,南通的普賢寺看起來無恙,道祿照例去關山門,卻遇到一位執意上山的女子,「我要去給我的孩子超度」。

看到這種慘劇的道祿非常痛心,他想救下這些原本可以來到世界的孩子,還有這些無助的「准媽媽」。

於是就通過各種社交軟體和平台發布信息,勸世人要善待生命,還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,希望自己能夠在普賢寺幫助那些有需要的單身媽媽。

而這些善意的「救人」舉動卻引來了風言風語。

有人傳言,他在外找女人,偷偷生下小孩養起來;有人責罵他,出家人不正經,跟多個女人有染。

Advertisements

後果可想而知,一心只想救人的道祿被住持無情的驅趕出了寺院。不僅如此,道祿還被取消了宗教教職人員的資格,沒有寺院敢接收他了。

2014年,道祿選擇了在無人問津的萬善寺「自立門戶」。

萬善寺是當地居民在曾經的古剎基礎上重建的,坐落在其中的廟宇破敗不堪,無人問津。


Advertisements

對於所有的誤會與譴責,道祿只是說:

「我在做什麼,我心裡有數。這些孕婦沒結婚,敢把孩子生下來,是何等的勇敢。這種人你不幫她,你幫什麼人?」

就這樣,他開啟了「救命」的漫漫長路。

他將原本留給女兒的別墅改造成了救助站,給孕婦和孩子們提供住宿的地方,取名「護生小居」。

走進護生小居,隨處可見嬰兒用品,玩具車、搖籃、奶瓶、紅糖等物品,樓上不時飄來嬰兒哭鬧聲或者笑聲。

Advertisements

在佛教文化中,勸阻墮胎,是救人一命。

在信眾眼裡,這位和尚是「代替菩薩來救助這些孩子和孕婦的」。「護生小居就是菩薩在人間的救助站」。

02

道祿和尚坐在產科病房的床上,抱著睡著的嬰兒,說:「活著比什麼都重要。」

2018年四月份的一個凌晨,乍暖還寒時節,下著小雨,道祿身著僧袍,圍上圍脖,從寺院匆忙出發,去接一個年輕孕婦。

他看起來有些著急:「心灰意冷的年輕媽媽正處於生產與否的兩難境地,在抵達一個陌生城市時,我必須儘快接上她。」

到了火車站的他,一路奔跑到出站台,對照著手機上的照片,滿臉著急的在茫茫人海中尋找那個需要自己救助的年輕媽媽。

即將生產的年輕媽媽身著寬鬆外套,難掩孕期已久的小腹。

她看起來有些緊張與戒備,不願意透露自己的任何信息。

道祿也不聞不問,只是讓她上車,隨後把她帶到了護生小居,將早已準備好的齋飯盛給她,並給她安排好剖腹產的醫生和時間。

忙活完所有的事情,已經是凌晨四點了,此時的道祿早已疲憊不堪。

在很多人的記憶中,火車站,是一個悲歡聚散的地方。

而一個和尚,五年間竟用自己的方式在此迎來往送了一百多位陌生無助的准媽媽,並傾盡全力幫她們順利誕下生命。

他的慈悲心,將苦苦掙扎在瀕死邊緣的靈魂,重新拉回到他們的生活軌跡中。

生產那天,疲憊的道祿一直守在醫院的手術室外,不停的雙手合十為裡面的母子祈禱,彷彿裡面躺的是自己的親人。

可這些一個又一個的生命原本和自己並毫不相干。

有人問他到底圖什麼,他笑著說:「新生兒的第一聲哭聲,迎接新生命的喜悅,就是我做所有事情的動力。」

在道祿焦急的等待中,手術室門終於打開,護士將襁褓中的新生兒遞給了道祿。

道祿露出了溫暖的笑容,小心翼翼的抱著這個新生命,快速回到病房。

這個剛出生的嬰兒放聲啼哭,道祿滿眼愛意的小聲說:「沒事兒了,沒事兒了,哭出來就沒事兒了啊。」

說起生孩子,這個和尚自稱比女人還熟悉,「你才生一個兩個,我生一兩百個,我有很多年的經驗了。」

他坐在床上,抱著睡著的嬰兒,嘴裡說:「活著比什麼都重要」。

是啊,活著比什麼都重要,生命大於一切。

看著道祿面對孩子時的那種由衷的笑容,不禁讓人心生感概,這才是真正的救命!

03

「面對一個生命在向你求助的時候,任何阻力都擋不了我。更不要說把我的出家身份取消,把我的寺院化為平地,我都會去做。」

2017年3月,南通電視台連續三天報道道祿的救助嬰兒事件。

一時間,一個和尚成了22個孩子「爸爸」的消息,成為網路熱門話題,道祿被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。

有些心懷不軌的人甚至扒出了他早期的情史,說他是拐賣兒童的組織,說他與多名女子有染,說他就是那些孩子的父親,說他在縱容遺棄。

而面對這所有的非議,道祿法師卻說:

「我對得起因果,對得起初衷。一個人得了重病,幾十萬都不一定救得回來,而我現在只要花幾千就能額拯救一個生命。」

火速傳播的網路信息帶給他不少麻煩,每天都有想來抱養小孩和求助的媽媽。

對於這些求助,道祿說,他幾乎沒有拒絕過,他認為這些年輕女子都是在走投無路時,才聯繫上他,幫助她們就相當於挽救一條生命,孩子是無辜的。

而至今,唯一留在萬善寺的只有一個小孩,他為孩子起名「演中」,就是寓意中道,不去左右他的選擇。

關於這個孩子的故事,要追溯到三年前。

演中的媽媽是雲南人,懷孕7個多月的時候才想要墮胎,因為孩子的父親是她離婚後談的對象,但是已經因欠債而逃走。

離婚前,這位媽媽已經有了兩個孩子,她自己沒法養這個孩子。

接到手的時候孩子還生著病,到了萬善寺,道祿先給孩子把脈,又找出一床小棉被給孩子裹上。他轉身去廚房,為生病的孩子煮蘿蔔水。

煮好之後,因為太燙,他就用自己的杯子一遍又一遍的衝倒著蘿蔔水,直到溫度適宜。他把孩子放在自己的懷裡,用小勺一口一口的將水送入孩子口中。

第二天一早,道祿抱著孩子前往自己熟悉的醫院,進行體檢和疫苗注射。擔心外面的寒風吹到嬰兒,他緊緊的將孩子抱在懷裡。

到了醫院后,道祿像父親一樣,掛號、繳費、看醫生、陪同打針,穿梭在市井裡的這位「出家人」讓人不禁心生敬意。

這位母親向道祿明確表示:「不會來接孩子走了,希望他跟著道祿出家當和尚。」

這6年來,他已經救助了300多位像演中媽媽一樣想要墮胎的女性,其中有7個孩子出生證上父親寫的是他的名字。

道祿絲毫不避世,他認為和尚的形象被聖人化了,都是不理不睬,古板冷漠,不要父母孩子了。

那是厭世,不是修行。

每個孩子出生的費用需要近2萬元,都是他在支撐。從衣食住行,到上醫院看病,這些准媽媽的費用也都由他支付。

道祿稱,在出家之前,他是做外貿的,家境還算殷實,也有一些積蓄。

可照顧嬰兒對一個男性僧人來說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他必須夜裡頻繁起床,給孩子們反覆溫奶,蓋被子,哄孩子們入睡。

帶孩子看病,買早點,每天全然不顧周遭的異樣眼光穿梭於市井之地。

在他看來,這些都是一個一個鮮活的生命。這些生命只不過是走錯了路。

我們都知道「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」,可是理解這句話的人卻少之又少。

而和尚道祿因為這句話,6年的時間,他用自己那顆善良的心將300多個即將墜入深淵的新生命,重新拉回了人間。

有人問:「你做這個事情做到什麼時候為止?」

道祿說:「生命不息,救助不止。」

04

寺院,其實是心靈的一種皈依,我們世間人在茫茫人海中尋找的的一方凈土。

和尚道祿讓我們見了遠離塵世的佛教徒,為了挽救那一個個與自己毫不相干的胎兒,不惜讓自己吃苦受冤,傾囊相助;而在他的另一端,有一些佛教徒卻正在扼殺著生命。

Dr·大吉曾在《極度分裂》中說:「罪惡深處隱藏著陰暗的人性」。

還記得去年冬天女孩槍殺寺院住持的事情嗎?

這位遭情人槍擊的和尚是泰國某佛寺的住持納塔蓬,原因正是他使那位女子懷孕,自己卻不認賬,反而用暴力強迫女孩墮胎。

見女孩不同意墮胎,納塔蓬便開始疏遠她,並與其它女子有染。女孩無奈之下開槍報復。

抓捕現場中,女孩哭著吼道:「你是什麼高僧,為什麼要踢我肚子,你真該死!」

經過急救,住持納塔蓬脫離危險,但信徒們開始圍堵醫院,紛紛表示說「住持所傳之法,他自己都做不到,如何令人相信?」

《金剛經》中說,「以諸菩薩不受福德故。」

是啊,身為佛家人都做不到慈悲為懷,又如何令世人相信?

我們在為納塔蓬「主持」感到悲哀的同時,也被道祿法師的言行所深深打動。

古人說,以銅為鏡,可以正衣冠;以古為鏡,可以知興亡;以人為鏡,可以知得失。

面對這截然不同的兩個佛教徒,這兩面鏡子讓我們檢視了自己的言行。

向真正的「出家人」學習,同時不要犯「神權主義」的錯誤,漸漸地滑向與慈悲為懷背道而馳的境地,這也便是最真實的人性。

待你我百年歸老的時候,你要給社會,給別人留點什麼?

這是每個人都需要正視的問題。

05

這六年以來,200多個想要墮胎的「准媽媽」,先後來到護生小居,把孩子生下來。在這個小小的人間驛站舔舐傷口,短暫停留。

而當這些曾經對世界絕望的人們,再次上路時候,她們當中的很多人往往還沒反應過來,應該和眼前這個叫道祿的和尚說一聲謝謝,有人甚至一言不發地就消失了。

而道祿從來不會主動聯繫她們。她們悄悄地來,悄悄地離開,「護生小居」只是她們的臨時避風港。

茫茫人海,每個人不過滄海一粟,人是如此渺小。

我們其實和道祿和尚一樣,在人生的寺廟門前,不斷的梭巡,然後非常有幸的撿到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主人公,渡人渡己。

人這一生都在修行的路上奔走。其實,真正的修行並非是脫離塵世,遠赴深山,而是身處紅塵,依舊心存善念。

善,有時一抬手就能做到,持之以恆地做,就能照亮一個人的一生。

「無窮的遠方,無數的人們,都和我有關」。

魯迅說這話是表達大病初癒的生命感受,但這話也在提醒我們,要以博大的襟懷和普遍的悲憫,關心我們周圍的人們。

道祿和尚以出世心做入世事。

他傾盡所有填補了人性與社保救助方面的空白,就像他說的,體制完善了,他自己也能脫身了。

什麼是善良?

什麼是「出家人」的慈悲為懷?

這麼多年過去了,你看,一個名叫道祿的和尚,正在不遺餘力地向我們詮釋問題的答案。

參考來源:www.toutiao.com

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