獨女考上大學,寡母請吃飯,全村怕借錢沒人敢去,大雨中駛來了一輛豪車!

在李蕊很小的時候,父親因救一個村裡的落水男孩走了。家裡只剩她和母親相依為命,在這個山清水秀卻賺不到錢的小山村裡,全靠寡母孫淑芝種紅薯來維持生活。春寒酷暑、秋收冬藏,十多年來,激勵李蕊母女倆踽踽前行的唯一心願,就是李蕊能夠考上大學,早日走出這四面環山的村落……


李蕊不負母親的期望,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山東大學。拿著獨女考上大學的錄取通知書,寡母孫淑芝高興得嘴巴都合不攏,她特意上鎮裡買了很多東西,打算第二天中午請村裡人來家裡吃飯慶祝一下。

Advertisements


「女兒啊,怎麼就你自己回來?」你叔叔呢,伯伯呢,姑姑呢,劉雯問道:「你把考上重本的消息都告訴他們了嗎?把我中午要請他們吃飯的事說了嗎?天都黑了,為什麼沒有一個人來?我燒了這麼多菜,咱娘倆怎麼吃的完?」

「媽,叔叔,伯伯,姑姑家我都去了,我考上重本的消息和今天中午請客也說了,媽,我」「女兒你想說倒是說呀,你這是要急壞媽媽啊,我看他們是不會來了,害怕我們跟他們借錢。」


孫淑芝再也撐不住,癱軟在地板上哭起來,你爸爸生前那些跟他稱兄道弟的,還有親戚怎麼都不來了,平常有啥忙,媽媽都有去幫啊,可一聽說你考上了大學,竟然一個人都沒來,真的太現實了」

孫淑芝聽著女兒的話,情不自禁流下兩行眼淚:「沒事的,閨女,媽就算砸鍋賣鐵也供你上大學,咱家是窮,但媽從來就沒有打算找他們借錢!」

Advertisements


天空突然雷電交加,大雨傾盆了起來,這對獨女寡母淚流滿面地抱在一起,哭得不能自已……

Advertisements


「嘀嘀嘀,嘀嘀……」大雨中駛來輛豪車,從車上冒雨走下一位身穿西裝的男子,他徑直朝房門大開的孫淑芝母女走來:「阿姨,您還好嗎?」

Advertisements

孫淑芝擦了擦滿臉的淚水,仔細端詳著眼前這個富貴相的男人搖搖頭道:「您,您是哪位?」

「孫阿姨,您不記得我啦?」男子熟門熟路地一把坐在飯桌前,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:「阿姨,還沒認出來嗎?」


「你是,你是守正?李守正?」孫淑芝突然站了起來,激動得給這個不請自來的男子盛了滿滿一碗飯:「孩子,你從我家走後就再也沒有見過你,這些年當老闆了啊?」


Advertisements

「阿姨,您就別嘲笑我了……」李守正赧顏一笑,他突然放下手裡的碗筷,神情落寞了起來:「阿姨,我,我對不起您,當年李叔為了救我,命都沒了,我在您家養了一個多月才身體康復,我打小父母雙亡,自我走出您家門開始,我心裡就暗暗發誓,要把您當自己親生母親般照顧,要出去混出個模樣來報答您!」


李守正說著說著,淚水潸然而下:「孫阿姨,我能叫您一聲媽嗎?」李守正深情地望著孫淑芝,濃眉大眼裡滿是淚水:「媽,我,我從出生就沒有媽啊……」

「好孩子!」孫淑芝撫摸著李守正的頭,淚水滴滴灑落:「大難之後必有大福,李叔一直嫌我生不齣兒子來,沒想到他救你一命,卻換回個兒子來,都是命,都是命啊,嗚……」


Advertisements


李守正把孫淑芝從地板上扶起來,雙眼紅腫地說:「李蕊考上重本的消息我都知道了,劉大姐,我是來報恩的啊!」李守正一邊說話,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:「這是張30萬的卡,算是我借給您的可以嗎?李蕊以後有本事賺了還我!我這幾年做生意賺了不少錢,雖然我有錢了,可我的命都是李大哥救的,我這些年夢裡都是李大哥救我的畫面。您就收下。

傾盆大雨驟然停歇,一輪蛋黃般的太陽鑽出了雲層,照亮了整個大地,聞聲而來的村民們圍在李守正的豪車前嘖嘖讚嘆著,他們可是一輩子沒見過這麼豪華,這麼高檔次的小車啊。


「謝謝鄉親們賞臉來吃飯,我家這麼窮,您們還能來祝賀我妹妹考上大學,所謂遠親不如近鄰,鄰裡關係遠勝金錢,謝謝您們啊!」李守正端著酒杯,朝圍觀的人們大聲呼喊著,直說得他們一個個面頰通紅,羞愧地低下腦袋。

——人生在世,就應該做一個知恩圖報、樂於助人的人!世間情感那麼多,實際只有兩種,一是你投我桃,我報以李;二是你贈我瓊漿,我還你淚光。


你可能會喜歡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