帶著婆婆去相親,男方憤然離場,第二天他帶著父母登門提親

我幼時就被人販子拐走,轉賣到養父母家裡。養父母兩口子四十多歲了還沒有一兒半女,為了養老他們便從人販子手中將我買了過來,他們本想買個兒子,但是兒子的出價要比女兒高,他們支付不起,所以最後才選的我。養父母住在大山裡,生活並不寬裕,因為沒有血緣關係,所以他們待我並不好,打罵是我的家常便飯,村裡和我一般大的孩子都在上學,我卻天天在家干農活。

十六歲的時候,我偷偷跟著村裡的一個女孩去北京,進了一個廠子。在廠子裡,雖然每天很忙碌,但是吃的和住的卻比家裡好很多,剛出來的時候,我就像是土包子進城一樣,看什麼都覺得很新鮮,很好奇。每天下班回到宿舍,洗完澡躺在床上,覺得自己的世界突然有了光明,我暗自發誓再也不回那個充滿陰影的家了,我要在這裡好好工作,努力掙錢,讓自己過上好日子。

Advertisements

不久,我便認識了我的丈夫,他是河北人,比我大幾歲,是廠里車間的一個小組長,他不怎麼愛說話,但是卻很關照我。他說我年齡小,有些不會不懂的就多問問他,找他幫忙。剛開始的時候,我只是把他當成哥哥,後來慢慢地在一起相處的時間長了,我倆便處起了對象。我十八歲的時候,跟他回了他的老家,準備結婚。他老家裡只有一個老媽媽,他說他爸在他很小的時候出去打工跟別的女人跑了,別人都勸他媽改嫁,他媽怕他受委屈就自己一個人帶著他過了大半輩子。

Advertisements

他媽聽說我的經歷後,拉著我的手,一個勁的說,這孩子太苦了,以後嫁到我家,我一定像親閨女一樣待你。我從沒感受過母愛,聽到她這一番話,立馬濕了眼眶。我沒有通知我的養父母,所以也沒娘家,婚禮就簡簡單單地辦了幾桌酒席,男方的親朋好友過來聚一聚吃個飯,就算是對我們的祝福了。

Advertisements

婚後沒多久,我和丈夫便回到了北京,準備再掙幾年存點錢就回去做點小生意,好照顧婆婆。本以為自己幸福的日子已經開啟了,卻沒成想造化弄人,在廠子裡工作了那麼久的丈夫,已經是老師傅的他竟然在操作機器的時候,出現了事故,當我找到他的時候,他躺在地上,身體僵硬。我癱坐在地上,整個人都懵了,工友急忙叫來救護車,並把我一同送上車。醫生搶救了一個多小時後,走出來拍拍我的肩膀勸我節哀。聽見醫生說「節哀」兩個字的時候,我昏了過去。

等我醒來的時候,發現婆婆坐在我的床邊不停地抹眼淚。後來,婆婆告訴我,我在醫院昏過去後,工友趕緊在我的手機上找到她的號碼,讓她過來了,我已經昏迷了三天。我問她丈夫呢?婆婆哭著說已經火化了。後來廠子負責人來到醫院找到我跟婆婆說,丈夫是在工作中遇到的事故,如果我們願意私了,他們可以賠償家屬五十萬。我和婆婆在這也無依無靠的,也沒個主意,便同意私了,帶著丈夫的骨灰和那五十萬回了老家。

Advertisements

婆婆自從失去了兒子後,神志變得越發不清,經常會自言自語,痛哭一番,有時候半夜突然起來開門,說是丈夫回來了,有時候又把我當成丈夫,跟我訴說她這半輩子的不易。我能體會到她的喪子之痛,丈夫是她這輩子活下去的希望,現在這個希望沒了,她整個人也就垮了。我本還想著出去打工,但是看著婆婆的狀態時好時壞,便想帶著她一起走,可她堅決不肯跟我走,說丈夫還會回來的,萬一她走了,丈夫回來就找不到人了。看她不肯走,我便也放棄了出去的念頭,把家裡的地都收拾出來了,準備種點莊稼,養活我和婆婆。

Advertisements

時間長了,婆婆的狀態也慢慢好了起來,村裡人都勸我應該多為自己想想,畢竟我才二十齣頭,不該年紀輕輕的就呆在這守寡。村裡人說的多了,婆婆自然也聽到了風聲,剛開始她也沒說什麼,後來她也勸我改嫁。見我沒表態,她就苦口婆心的跟我說她這輩子過的有多苦,她知道守寡的滋味,但至少她那時還有個兒子,而我什麼都沒有,真的不該將自己的一生搭在這。在她的再三勸說下,我便告訴她我同意再嫁,但前提要帶著她一起,我沒什麼親人,她現在不僅是我的婆婆,更是我的媽,我不管走哪都要帶著她。

Advertisements

村裡人見我鬆了口,都很熱心地幫我介紹,很快鄰村的一個男的不介意我是寡婦,願意跟我相親。在見面的時候,我將婆婆也帶上了,而且很明確的告訴他,如果我跟他以後要是結婚的話,我婆婆也得跟我一起生活。男方一聽覺得我簡直荒唐,立馬憤然離場。

Advertisements

過後,婆婆勸我不要管她,她能養活自己,說我這樣帶著她相親肯定沒人願意的,我安慰她說,沒人願意我倆就過一輩子,反正我是絕對不可能拋棄她的。

沒成想第二天,那個憤然離場的男人帶著他的父母突然出現在了我家門口,從他父母口中才得知他們是來提親的,還替他們兒子道歉,說他們願意讓我把婆婆帶著一起嫁過去。婆婆一聽,自然很是高興,正準備同意這門婚事,我卻感覺很蹊蹺。那人昨天跟今天簡直完全不是一個態度,昨天還那麼堅決,今天卻這麼爽快地同意的。於是我便藉故說讓我再想想便把他們打發走了。過後,我從別人那打聽才知道,剛開始男方不知道我丈夫那賠了五十萬,所以不同意,後來介紹人告訴他們家我手上有五十萬的時候,他們立馬改變的態度。說白了,他們就是沖這五十萬來的。

其實那五十萬,我早就存在婆婆的卡上,存了個死期,並把卡給了婆婆。那錢是丈夫拿命換來的,他的命本就是婆婆給的,我嫁給他也不是圖他的錢,所以那錢本就是婆婆的,是給婆婆養老的錢,我從沒想過要花它,而現在有人卻想動這筆錢,這婚我自然是不會同意的。我告訴婆婆,以後緣分如果真的來了,我就再嫁,如果沒有那個合適的緣分,我就一個人給她養老送終。


(圖片來源網路,圖文無關)

你可能會喜歡